您的位置:首页 > 关于大自然教育
【CAN儿童与自然】大自然教育:大自然教育的体系
[ 2015-06-26 ]

 

大自然教育的完整体系,是由北京北研大自然教育研究院建立的

1、大自然教育三大法则:

融入法则: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体系的起始法则。融入是孩子在大自然中智慧成长的前提,没有融入的存在,大自然只不过是树林、草地、花朵组成的游乐场,就像很多孩子都会去公园、动物园,爬过山,去过海边,但是从中真正能有收获的并不多,大自然仅仅成为了娱乐、休闲,最多是空气新鲜、环境优雅而已。我们从来没有脱离过大自然,不论古代还是现在,也不论是成人还是孩子,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即便更多的森林公园的开放,交通也越来越方便,甚至在大自然中的活动越来越丰富,我们的孩子仍然离大自然越来越远了。因为,我们的孩子并没有融入自然,而是旁观者,甚至是破坏者。那么,何谈在大自然中成长,在大自然中学习呢?又何谈大自然教育呢?


 

之所以设立融入法则,是源于儿童与自然的关系:

1、 儿童与自然是“母亲与孩子”的关系

按照进化论的观点,所有的物种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,人类也是如此,从猿人到原始人,从古代智人到现代智人,无论是身体的进化,还是智慧的进步,人类的每一次进化都离不开自然的作用,可以说正是大自然这位妈妈,将这个人类养育至今日,将人类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教育为这个星球的主宰。也许有人会认为,是工具改变了人类的低位,是科技为人类带了文明,是知识使人类成为了霸主,但我们却无法否认,这是自然这位母亲启迪了我们这一切。


 

那么,我们的孩子就相当于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原始人,慢慢的学习,慢慢的长大。所以,我们会发现,不论是任何时代,不论是任何地域,不论是任何人种,孩子的孕育和出生都是相似的,而这种相似不单表现在身体结构上,甚至表现在智慧、性格上,所以有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、“每个孩子都是上帝派往人间的天使”,孩子都被同样的规律所影响着,这种规律就是自然规律。所以,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孩子既是属于他的母亲这位人类妈妈们的,又是属于大自然这位自然妈妈的。那么,正是这种“血浓于水”的“母子”关系,所以,孩子在大自然中应该是投入母亲的怀抱,这种融入是自然规律的结果,这本是理所应当,是孩子天性的体现,无须强加干预而自然而然的。但是,在现在这个科技化、商品化、电子化、虚拟化的世界中长大的城市爸爸、妈妈,往往只把大自然这位母亲,当成了孩子的“保姆”、“玩具”,纵然孩子偶有机会回到大自然也仅仅是“走马观花”,甚至是“蜻蜓点水”,久而久之,孩子失去了和大自然的亲近感,甚至不愿意再去接近他,最终是和这位深爱着人类的母亲的彻底脱离,剩下的是这位“自然妈妈”“自然老师”的一声轻叹。所以,融入法则,是还原孩子和大自然的本位关系,是建立孩子和大自然的亲近关系,所谓“亲其师,信其道”,融入正是大自然教育的基本法则。


 

2、 儿童与自然是“我们”的关系

大自然和孩子并不是单纯“资源”和“主体”的对立关系,而是“我们”的同一关系。人类和自然的关系经历了敬畏、学习、共处、利用、保护、回归、融入这几个阶段,我们发现,我们的先人是将大自然作为“我”的一部分,从而直接去感受大自然,在大自然中探索。然后,现代成年人更愿意把自然当做“独立的对象”。

大自然仅仅是用于实现成年人目的的载体,或被认识,或被改造,或被使用,而孩子则不然,正如上文所说,孩子就如同我们的先人,如同先人们“无知”、“简单”、“好奇”,孩子们面对大自然时也许只是单纯的“好玩”、“好看”、“好听”,看见蝴蝶飞舞就会追逐,看见蚂蚁爬行就会驻足,原因很简单,孩子是以成长为目的的,包括身体成长和智慧成长,所以孩子饿了就会哭,我们发现这是无须父母去教的,孩子天生就知道“吃”,智慧也是如此,孩子也天生就会吃智慧的营养,这大自然中的一切就是孩子智慧的营养大餐,这顿大餐极其丰盛,看的,听的,摸的,闻的,尝的。

各种信息组成了这顿丰盛的大餐,所以孩子在大自然中尽情的“吃着”,不需要“逼迫”“诱导”。所以,当孩子在自然中是先用孩子视觉、听觉、触觉、去感受自然,体验自然,成为自然,继而才是在自然中学习、认知,这种“我们”一体的融入,形成了我们常说的兴趣,而兴趣才是从自然中学习、成长的保证,而人类的文明不也正是如此而发展的吗?

当然,孩子在自然中原本应该是这样的。然而,由于都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,孩子更多的驻留在电视、电脑、手机、漫画周围,“忘记”了大自然中“丰盛”的“智慧大餐”,所以,很多孩子开始陌生于自然,忽视于自然,相忘于自然,这无疑是可悲的,甚至是可怜的!因为孩子们习惯了现代科技,同时也被淹没于现代科技,而失去了在自然中充实智慧的机会。

孩子的监护人似乎没有人知道:“我们制造出来的知识,不管是正确率与知识量,永远也无法与大自然中蕴藏的知识相提并论!”所以,如果当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的孩子应该回归自然,却没有让孩子融入自然,而是同成年人一样,将大自然当成“参观的对象”、“照相的对象”、“采摘的对象”,那么,大自然在孩子眼中就如同一张门票、一张照片、一个苹果一样,仅仅是个“对象”,而非“我们”,那么,岂不可惜?所以,放开孩子,让孩子融入自然!让孩子成为自然,孩子才能获取更多的知识,而最终使用足够量的知识,总结出客观规律,沉淀为真正的智慧,超越父母,超越人类,引领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!


 

融入状态

对立状态

在大自然中拥有一颗自己的植物,翻土、播种、浇水、拔草、施肥、收获……

采摘、植树、樱花节、莲花节……

在大自然中需找自己喜欢的叶子,观察、对比……

参观植物园、做植物标本……

认领一只动物宝宝,照顾它,陪它说话,陪它散步,陪它长大

参观动物园、遛狗……

 

系统法则: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体系的过程法则。大自然教育是一种教育理念,教育方式,教育就必须有系统,否则就不能称之为教育。大自然教育不仅仅只是把孩子放回大自然中去,这只是开始,而融入也不等于放纵。大自然教育必须是系统的,儿童和大自然都有着各自的规律,有异有同,孩子的成长是分秒不停的,只有按照儿童和大自然的发展规律进行引导和促进,孩子才能融入于自然,在大自然中高效的成长,绝不是“偶尔”,也绝不是“随便”,而应是“系统”!


 

1、     系统更有利于孩子融入自然。如前面所讲,融入自然是大自然教育的起始和基础。那么如何更快、更好的让儿童融入自然呢?尤其是针对那些已经远离自然的城市儿童。。。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了很多这样的现象,儿童坐在草地上低头摆弄着手机、ipad;家长们带孩子到大自然中去,孩子视山水于无睹……这些儿童需要一把梯子,梯子链接着儿童与自然,这把梯子让大自然先变得有意思,再变得有意义。而梯子所搭建的阶梯越合理,越有趣,越科学,孩子就更容易融入自然,这无疑要既适合孩子,又适合自然的活动主题。作为这把梯子,只有系统的设计才能做到。这个体系包括系统的理论和系统的活动主题,或者称之为课程。其中理论要可以“准确地分析和把握孩子的成长特点和本质规律”,系统的课程要结合大自然的“作用规律”,二者相结合,促使儿童和自然重新形成“母亲和孩子”、“我们”的关系,彼此融入,才能达到通过大自然培育儿童的目的和结果。

根据《第二生命形态学》理论,儿童的智慧发展分为不同的阶段,每个阶段有着不同的特点,本文中定义的儿童主要指3-6岁阶段。在3-6岁阶段,儿童处于由被动思维到主动思维的转变阶段,并仍以吸收丰富、多种类的信息为主要成长目标。那么,在3-6岁阶段,我们就应该促进孩子大自然中更多的处于主动状态,并在大自然中呈现更多的信息让孩子吸收,才符合孩子的智慧成长特点,才能孩子更愿意在大自然中“玩”并“学”,也就是成长。才能更好的进行大自然教育。然而,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,没有系统的理论作为指导,就会出现“逼迫”孩子回到自然,而非“引导”孩子,就如同很多家长带儿童回到自然中,并不是跟随孩子的注意力和兴趣,而是不断的打断孩子的专注,希望孩子跟随自己的喜好而关注。“宝贝儿,宝贝儿,快来看这个”;“孩子,你看这个是什么?”、“那个不能碰,脏”、“这有什么好看的,快走,你看前面的花多漂亮”等等这样的语言大量的出现在我们调研的数据中,而这样违背了孩子追求主动的规律,使孩子进而对大自然失去兴趣。同时,大自然环境是原生环境,花草鱼虫有着自己的生存规律,大自然是一种客观存在,而这种客观存在反而使大自然有一定的“隐蔽性”,就像一株小草,可能无数路人经过都不会发现它的存在,就象是散落在大地的珍珠,需要有一条线将他们串联起来,这条线就称为“主题”。它的表现形式是“系统的课程”。这样才更容易让儿童发现进而产生兴趣,变成智慧的营养存储在孩子的小脑袋中。不然,大自然可能就是无聊的,尤其是对于城市的孩子,我们前面说过其实孩子和大自然是一体的,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变得陌生了。如同游戏机很好玩,但需要正确的开机启动,大自然对于孩子也是如此,“系统”就是那个最佳的开机键,打开大自然的有趣之门,打开大自然和儿童的融入之门。


 

2、     系统是大自然教育效果的保证。很多人认为大自然教育就是让孩子掌握更多的和大自然有关的知识——认识更多的鸟,认识更多的植物。。。“学农”就是大自然教育!其实不然,大自然教育绝不是把孩子单纯的培养成动物学家、植物学家、农业学家的教育,否则人类的文明也不会发展到今天的程度。历史告诉我们,大自然对于人类的智慧影响绝不是自然认知这么单一和简单,无论是哲学、医学,还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我们在众多领域中都得到了自然的启示。那么,大自然教育对儿童的帮助究竟是什么?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大自然教育才能实现这种帮助呢?其实答案并不复杂,然而如果没有系统作为原则,就变成了形式主义,只得其形,而无其意,不是不可以观鸟、学农,而是要有系统的设计,绝对不是“今天带着孩子去认识鸟,明天带孩子去观察植物”,不是没有作用,而是作用太低,甚至不能称之为教育,充其量只是科普。

大自然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建立或者是重启大自然和儿童的有效链接。这种链接不仅是身体上的,而更多是智慧上的。再说的简单一点,就是让孩子通过视觉、听觉、触觉,甚至是嗅觉,味觉将大自然中的事物、信息装在脑袋中,因为大自然信息对思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第一,大自然让我们的思维充满主动性。我们作为这个地球上最高的主宰者,是生存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高级物种,面对比我们低等的任何物种,我们都能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对他们产生改变,比如我们喜欢什么花草树木想把它们移走就移走;看到一只蚂蚁,想让它去哪里就去哪里;觉得动物的哪个部分对人类的健康有用,就可以肆意索取;想知道海的尽头有什么,就造出了船舰去探索等等。。。所以,人类回到大自然的环境中,非常容易就变得主动。

而当我们看一本书、一部电影、玩一个游戏,面对这些人为设计好的信息时,我们的思维更多时候是处于被动跟随的状态,只能按照写好的故事情节、设定好的游戏规则去观看、执行,很难让我们的思维去发挥自己真正的主动性。

第二、“生动类信息”让我们的思维充满灵活性和创造性,做事情具有灵活性和创造性,懂得变通和调整,这是我们更容易获得成功的保证,更是我们学会生存的必备能力。

“生动类信息”让我们的思维充满创造性,这是由信息本身灵活多变的特点决定的,针对不同种类的“生动类信息”,无论是花草树木、还是虫鱼鸟兽,我们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,永远不可能看到一模一样的内容。而一本画册,一个故事,一节动画片只要它还存在,我们就不可能看到它们的变化。

例如,我们看见一块大石头,我们累了可以坐在上面把它当成一个凳子,我们可以在上面放点东西把它当成一张桌子,我们还可以把它搬回家当做一件装饰品等等,我们说这块“石头”是桌子、是椅子、是艺术品没有人会反对或否定。“石头”这一信息存储在我们大脑中后,会因为对它的不同需求产生不同的含义,它在形成思维的过程中充满无限的变化和可能,所以它激发了我们大脑的灵活性。

而“椅子”是由人类加工制造出来的,属于“机械类信息”,因为生产过程中需要严谨、科学,否则生产出来的就是次品。并且为了统一标示、方便沟通,我们把带靠背的称作“椅子”,把不带靠背的称作“凳子”,这样统一规定后在沟通时才不会产生误解,我们指着“椅子”说它是“桌子”,可能直接被别人否定了。人们对这些加工制造出来的信息,有着严格的区分和界定,所以就确保了它的唯一性。当我们的大脑储存到“椅子”这个信息后,在形成思维的过程中会去对位使用,如果对位不上,我们就会自动判断为使用错误。

在我们研究“生动类信息”对思维影响的系列实验中,针对“椅子”做了一个实验环节。我们挑选了两组年龄同样都是5岁的小朋友,一组是在农村环境中成长的孩子,平时接触大自然的机会非常多,另一组是在城市中生活的孩子,很少到室外自由玩耍,周末基本上是在各种培训班中度过。老师给每个小朋友一人发了一张纸,要求孩子们完成上面的涂色内容,但是每人只有一把坐着的小椅子,没有准备桌子。城市组的孩子最先发问,“老师没有桌子我涂不了。”剩下没有发问的几个小朋友很认真的把纸放在腿上开始上色,结果把纸戳得破破烂烂,衣服上也涂上了颜料;而回头看农村组的孩子,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离开椅子,转身蹲下,把自己的椅子当成了临时的小桌子,或者直接爬在了地上,非常快速的完成了任务。

通过两组孩子不同表现的对比,当孩子们面对需要解决“桌子”的问题时,在城市组孩子的思维里“椅子”和“桌子”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信息,是不能能替换使用的。而农村组孩子的思维就没有这些概念的限制和阻碍,在解决问题时就表现得更灵活、多样。

第二个实验是,老师要求每个小朋友画一只小鸡,农村孩子天天面对着生动自然的小鸡,城市孩子基本上都是从书上或电视中看到的,或者是幼儿园老师教给大家的。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农村组孩子小鸡的形态各种各样,有刨地的、有找虫的、有站在屋顶打鸣的,虽然画的都不太像,但是通过孩子活灵活现的讲解和描述,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,孩子们鲜活的思维在欢快的跳跃着。而城市组孩子画出的小鸡是不约而同的相似,因为他们对“小鸡”的认识来源于“机械类信息”,在那里变化的可能性很小。所以大自然中的“生动类信息”,为人类思维灵活性和创造性的成长,提供了肥沃的土壤。

正是如上所述,我们发现大自然赋予儿童的是“思维的方式”,不论是主动、灵活、创造这些思维方式,还是由这些衍生而出的发散性思维、探究性思维,会影响儿童的一生,服务于孩子的一生,不论是学习,还是生活,也不论是什么领域和学科。但是,思维方式的形成是需要时间的,是需要循序渐进的,这就是系统,系统=核心+时间+细节。系统保证了核心和时间,保证了节奏和步骤,也就保证了大自然教育的目标和结果。缺失了系统法则,大自然教育是无法对儿童产生帮助的。 

平衡法则: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体系的“结果法则”。人类生存的环境由两个部分组成,“社会环境”和“自然环境”。这两个环境,都是儿童健康成长的必要环境,缺一不可。我们现在之所以更加重视大自然教育,是因为城市进程的快速发展,电子产品的迅速普及,使孩子们远离了大自然,是孩子的生存环境“失衡”了。所以我们倡导“儿童要回归自然”。然而,人类社会中的种种信息,同样是文明的产物,是人类进步的结果,孩子回归自然,不等于放纵于自然。所以,就需要平衡,需要合适的度。失去了平衡,即为过度,过度即为有害。所以,大自然教育必须遵守“机械”和“生动”的平衡,“主动”与“被动”的平衡,“社会”和“自然”的平衡,“玩”和“学”的平衡。绝不是无所约束地“疯玩”!而是,“学”与“习”的结合。平衡即为合理,平衡即为自然,平衡即为客观,这也是大自然教育最终帮助儿童的思维所达到的状态。

第一、“机械”和“生动”的平衡

所有客观存在的信息分为两大类,一类我们称之为“机械类信息”,一类我们称之为“生动类信息”。两类信息对思维的发展具有不同的影响。而这些影响是由信息本身的特点和性质决定的。大自然中原生存在的“生动类信息”让我们的思维充满主动性、灵活性和创造性;而“机械类信息”让我们的思维具有更强的秩序性、严谨性和持续性。这两大种类的信息缺一不可,应该保持合适的比例和平衡。我们在前文探讨了“生动类信息”对儿童思维的重要性,同样“机械类信息”也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“机械类信息”是人类根据客观规律,或者是根据客观规律“重组”而发明、制造的产物,其严格遵守着创作者的逻辑。所以,创作者的逻辑思维越严谨,所制作的秩序性、严谨性和持续性就越强。而对于接受此类事物或者信息组合的秩序性、严谨性和持续性就越强,所以,“机械类信息”分为“有效机械类信息、无效机械类信息”和“有害机械类信息”。我们在此只探讨“有效机械类信息”对于思维的作用。“有效机械类信息”多源于客观规律的总结和应用,比如“书本”。这就帮助儿童的智慧可以更好的接受和吸收这些客观规律,如:语文、数学这些科学文化知识,从而使思维更符合客观规律,从而使思维更严谨、秩序、持续,这种思维方式可以提高儿童面对问题、处理问题的效率,更好的为学习、生活服务。如果缺少了“机械类信息”,会造成儿童思维逻辑性缺失,处理问题缺少原则,这无疑是不好的。所以,“生动类信息”和“机械类信息”应该是平衡的,“生动类信息”缺失会失去灵活从而呆板,“机械类信息”缺失会失去严谨从而散乱。假如我们把孩子智慧的成长比喻修建一座高楼大厦的话,“机械类信息”就如同用来盖高楼大厦的一块一块的砖头,而“生动类信息”就是连接砖头之间的水泥。没有砖头,水泥只是一团浆糊,而没有水泥,砖头也无法拔地而起。“机械类信息”和“生动类信息”被大脑吸收的比例应该是2:1。 “2”是指“生动类信息”的吸收量,“1”是指“机械类信息”的吸收量。普遍规律下,3-6岁儿童每周至少有一天要回归大自然。同时,儿童也必须吸收“有效机械类信息”。所以“大自然教育”并不是让孩子放弃书本,而是保持平衡。所以,“大自然教育”的过程中,应该将“生动”和“机械”相结合,最好的平衡方式,就是将“机械”还原于“生动”,让儿童在“生动”中发现和总结“机械”。因为“机械”本就是对“生动”的总结和提炼,当语文碰到了兔子,数学遇到了玉米,图形和沙子结合在一起,这才是大自然教育的真谛,将“学”和“玩”完美的平衡。

 

第二、“被动”和“主动”的平衡

人与其他动物本质的区别就是人具有了主动性、并且学会了思考。发挥思维的主动性,就是指我们面对事情时始终是积极主动的态度,如果主动性受到限制就会让我们觉得难受、委屈,产生一系列负面的情绪。而儿童由于处于相对弱势的低位,会碰触到更多的被动和制约。比如:想吃冰棍,妈妈不让吃,我可能会不高兴;想随便在墙上画画,老师可能会惩罚我;早上不想起床,可上学不能随便迟到……然而现实的客观世界却处处让我们被动,我们本身就生活在一个充满被动的环境中,有各种法律、法规、社会道德、自然规律在约束着我们的行为,活着的大部分人都在表示“压力山大”,这就是我们“被动值”过高的表现。所以,我们渴望主动,渴望自由。

同时,如同不存在没有任何约束的自由一样,在我们充分发挥主动性的时候,首先要学会遵守这个客观世界中的各种约定,然而我们总是忽视“约定”这个前提。因为忽视或无法更好的遵守客观环境中的种种“约定”,所以我们在实现自己“目的和想法”的同时,处处碰壁,让我们的“被动”逐渐增高。在无力改变和适应被动约定的情况下,学会了放弃!于是,我们开始丧失作为“人”本质特征的“主动”性。主动性的丧失同时意味着习惯了“被动接受”,面对任何事情习惯被动面对,这正是“压力山大”的主要原因。

而“自由”与“约定”的平衡,“主动与被动”的平衡,在学会遵守各种“约定”的前提下发挥思维的主动性,才可能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。

如前文所述,大自然给予了儿童“主动”的平台,在大自然中儿童的想法和目的更容易实现,同时,我们应该引导孩子,关注这种主动性发挥的同时,又会受到大自然规律的制约,让我们不能恣意妄为,否则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。就像一株植物,我们可以选择浇水或者不浇水,但是不浇水植物就会死亡,我们移植花木得考虑它的生长环境,我们摆弄一只蚂蚁得注意它的脆弱,我们猎取动物得保护生态平衡,我们远帆航行得关注气象变化。面对着低等的生命,我们可以肆意发挥主动性的同时,又遵守了大自然的潜规则。

 

所以大自然中既要激发儿童的主动性,让儿童更多的去分析、思考,同时,也要让儿童知道适可而止、尊重规律。在大自然的环境中帮助儿童有效调整思维主动性和被动性,达到“被主平衡”的状态。

 

第三、“社会”和“自然”的平衡

儿童的成长环境由“社会”和“自然”两部分组成,我们既不希望儿童“五谷不分,六畜不认”成为“现代科技”的牺牲者,也不希望儿童“土里土气”,不会享受“现代科技”的成果。“大社会”和“大自然”都是儿童的老师。大自然教育的结果,不是让儿童成为幽居山林的“遁世人”,而是可以更好的适应“社会”的“现代人”,从而可以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,这是所有教育的根本目的。所以,大自然教育在让儿童接触、吸收大自然信息的同时,应该帮助儿童更好的理解和认知“人类社会”。自然界有属于自然界的“社会活动”,蚂蚁有蚂蚁的社会活动,甚至有着严格的分工和协作;植物有着植物的社会活动,它的成长和儿童的成长有着很多的相似,同样需要妈妈—土地的照顾,需要克服困难——破土而出、对抗虫害等,荣格曾经说过:“我向来觉得,生命就像以根茎来维持生命的植物”。四季的变化,天文气象的改变,共同影响着地球的所有生命,人类、动物、植物,甚至是沙土都有相似的反应。其实,这并不复杂,就像我们用自然社会模拟了人类社会活动,呈现于儿童面前,帮助儿童更好的认知和理解,这是大自然教育必须要瞻顾的环节,是需要在教育过程中引导和分析,并帮助孩子去认知和理解。绝非种植就是种植,饲养就是饲养。而这种瞻顾保持着“社会”和“自然”的平衡,这样才保持了大自然教育的有效性。


 

综上所述,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体系“融入、系统、平衡”三大法则确保了大自然教育可以帮助儿童的智慧成长,融入为前提,系统为保障,平衡为结果,同时三大法则又是彼此作用的,融入才可以开展系统的课程,融入更容易达成平衡;系统可以促进融入,系统才能达到平衡;平衡是融入的窗口,平衡是系统的标准。这三大法则缺失了任何一条,都不能达到大自然教育的教育目标,甚至不能称之为大自然教育!

2、大自然教育的三个阶段

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根据孩子大自然信息的兴趣和掌握程度分为三个阶段:

第一阶段:爱上大自然

第二阶段:大自然综合能力培养

第三阶段:大自然高级专项培养


      3、大自然教育的二十个教育目标

黄金20项,《ESR·儿童与自然》实现的二十个教育目标:

 

 




注:更多内容,详见《儿童与自然》出版物 

北研大自然教育科技研究院观点

转载或使用请注明出处

 










 

版权所有 © 2006-2015 重庆唯智阅行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
客服 QQ:3172254162